新华社记者卧底揭秘 内幕触目惊心 个人信息泄露产业谁是帮凶?


  如今有多少人深受电话推销的不堪骚扰?你买个房子、办个银行卡、报个学习/兴趣班之后,分分钟就能接到各种相对应行业的推销电话。我们每次都纳闷: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个人的信息的?

  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早已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随着人们法治意识的不断提高,电视媒体节目的普法播出,特别是近年来央视315晚会多次披露相关案情,公民对自身信息遭泄露并常年不断地被各种电话营销打扰也是更加深恶痛绝。可是,却似乎无可奈何?

  近日,新华社再次切入该话题,记者以亲身经历卧底探访“骚扰电话源头”企业,为我们揭秘了更多的细节。

  新华社记者通过一家名为“北京中邦富通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邦金融”)的面试,成为一名电话推销员。该公司主要通过拨打电话推销贷款业务,并按贷款金额3%收取业务费。公司负责人会为记者等新员工统一办理了170号段电话卡,每天至少要打出600个才算上岗合格,而经验丰富的老员工平均每40分钟就能拨出250个号码。

  在这家“军事化”管理的公司里,记者为此经历了包含“开场”“探需”“加恐”“截杀”等八个流程的标准化培训,即使用户拒接也难以脱身。因为推销员会将所有被骚扰过的用户分类标记:A意愿强烈、B需多次回访、R放弃,而即便是多数明确拒绝的用户仍会被标记为A,公司规定只有连续拒绝三次以上、多次破口大骂、空号和停机的消费者才能标记为R。

  新华社记者就在卧底过程中从内部人士处了解到,公司对遭泄露的用户信息包含了公民的姓名、电话、工作单位、房本信息等具体内容,而这些用户个人信息的来源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银行,特别是曾贷过款的银行客户;二是房地产中介,比如我爱我家、麦田、链家等公司的一些客户经理,拿着“资源”跳槽而来。

个人信息的“进价”约100-150元,具体需求均可订制。百度员工作恶行为可谓是历史绵长了,实在让人气愤。

  这些年国家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台各种政策力求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新闻媒体更是不计其数地曝光相关调查,每一次市场监管部门都义正言辞地表态要坚决查处,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就是在不断的严查之中,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现象仍然是此起彼伏,层出不穷,也由此“反作用”促进了个人信息产业链的延伸和完善,越来越有规模化,再怎么严打,泄露个人信息的渠道不是越来越少,反而是增加;以公司化堂而皇之从事电话营销的企业不是越来越少,反而更多。我们真要好好问一问:为什么?是犯罪分子越来越聪明,违法手段越来越科技化,还是监管部门存在监管不力甚至睁一眼闭一只眼的失职?

  =fbN08bfhA4VqshP=16v3m005ODvgYRSNV15OW9sGbaNK1565234926299compressflag.jpg

  笔者及家人也是个人信息泄露的受害者。多少次接到“你是某某小朋友的爸爸吗?我们这有什么什么活动”。笔者曾经还真套过其中一位女推销员的话,她告知,这上面有笔者的身份证号,从上面可以知晓笔者的年龄,然后觉得应该有孩子了且估摸着孩子可能几岁了。笔者家人买房,前脚刚跟开发商签订合同以及办理贷款完毕后,后脚各种装修公司电话,然后过不多久,就是河北、山东、海南的房子推销,你叫什么名字等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相信更多朋友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如果是中介公司,比如房地产中介,这不算什么新鲜事,很多人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但是对于“银行”,我们就必须深究。为什么刚办理完贷款,就会有相应的其他贷款中介公司电话来扰?此次新华社记者卧底得到的内部消息也是公民个人信息两大重要来源之一就包括银行。我国的银行主要有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三种,可以说没有个人或者私营性质的银行,对于老百姓来说,中国的银行就相当于国家的银行这样的认知,认为是最安全的。相比以往揭露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的矛头基本集中在电信类业务公司上不同,这次新华社记者是将“银行泄密”摆上台面。

  为什么笔者说,来源于银行的泄密才更可怕?因为我们任何一位公民去银行办理业务,填单子都是最真实的个人信息,且信息范围相对较全。如果这样的信息被不法分子掌握,那可真是被扒光了衣服站在他们面前了。

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款做了更详细的解释,特别是对从重处罚的规定。

  按说,我国对公民个人信息安全保护是有法可依的,但是执法是否必严、违法是否必究,恐怕得打个问号。笔者不相信不管是以往的央视报道,还是此次新华社的曝光,这些内容绝不是极难查的情况和违法线索,为何屡禁不止,严打力度不够想必是其中原因之一。

  BcZAaVstS3kGHU2wPw5AD1rvZbtEOFc6z9Phl0L1fDXQq1565234926299compressflag.jpg

  对于公民个人信息泄露,并被不断推销骚扰,我们还应该关注另一个重点,就是“170”电话段。稍微留心的朋友都会发现,推销、广告、诈骗的电话绝大多数都是170开头的,以至于大家现在看到170就称之为骗子电话。170号段是我国除了三大国有电信运营商之外的虚拟运营商,原本目的是让用户多一些选择,享受更多的业务,但如今看来虚拟运营商的170却成了违反犯罪的最主要的通信工具,要说“臭名远扬”也不为过,完全违背了出台的本意。那么,就这个问题,工信部等部门是不是应该研究对策,对170号段进行规范,例如必须实名制,否则这项措施就是一个错误决策。

  个人信息是每一个公民重要的个人资产,除了公民个人尽量做好保护,更重要的是要依靠国家、企业切实负起责任,尽最大可能做好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特别是如今中国老龄化愈加严重,老人被电话诈骗的概率也在逐渐加大,一旦出现问题,恐怕连带着整个家庭的负担和痛苦。

  最后说一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君子爱财也要取之有道。

  如今有多少人深受电话推销的不堪骚扰?你买个房子、办个银行卡、报个学习/兴趣班之后,分分钟就能接到各种相对应行业的推销电话。我们每次都纳闷: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个人的信息的?

  公民个人信息泄露早已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随着人们法治意识的不断提高,电视媒体节目的普法播出,特别是近年来央视315晚会多次披露相关案情,公民对自身信息遭泄露并常年不断地被各种电话营销打扰也是更加深恶痛绝。可是,却似乎无可奈何?

  近日,新华社再次切入该话题,记者以亲身经历卧底探访“骚扰电话源头”企业,为我们揭秘了更多的细节。

  新华社记者通过一家名为“北京中邦富通金融服务外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邦金融”)的面试,成为一名电话推销员。该公司主要通过拨打电话推销贷款业务,并按贷款金额3%收取业务费。公司负责人会为记者等新员工统一办理了170号段电话卡,每天至少要打出600个才算上岗合格,而经验丰富的老员工平均每40分钟就能拨出250个号码。

  在这家“军事化”管理的公司里,记者为此经历了包含“开场”“探需”“加恐”“截杀”等八个流程的标准化培训,即使用户拒接也难以脱身。因为推销员会将所有被骚扰过的用户分类标记:A意愿强烈、B需多次回访、R放弃,而即便是多数明确拒绝的用户仍会被标记为A,公司规定只有连续拒绝三次以上、多次破口大骂、空号和停机的消费者才能标记为R。

  新华社记者就在卧底过程中从内部人士处了解到,公司对遭泄露的用户信息包含了公民的姓名、电话、工作单位、房本信息等具体内容,而这些用户个人信息的来源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银行,特别是曾贷过款的银行客户;二是房地产中介,比如我爱我家、麦田、链家等公司的一些客户经理,拿着“资源”跳槽而来。

个人信息的“进价”约100-150元,具体需求均可订制。百度员工作恶行为可谓是历史绵长了,实在让人气愤。

  这些年国家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台各种政策力求保护公民个人信息安全,新闻媒体更是不计其数地曝光相关调查,每一次市场监管部门都义正言辞地表态要坚决查处,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就是在不断的严查之中,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现象仍然是此起彼伏,层出不穷,也由此“反作用”促进了个人信息产业链的延伸和完善,越来越有规模化,再怎么严打,泄露个人信息的渠道不是越来越少,反而是增加;以公司化堂而皇之从事电话营销的企业不是越来越少,反而更多。我们真要好好问一问:为什么?是犯罪分子越来越聪明,违法手段越来越科技化,还是监管部门存在监管不力甚至睁一眼闭一只眼的失职?

  =fbN08bfhA4VqshP=16v3m005ODvgYRSNV15OW9sGbaNK1565234926299compressflag.jpg

  笔者及家人也是个人信息泄露的受害者。多少次接到“你是某某小朋友的爸爸吗?我们这有什么什么活动”。笔者曾经还真套过其中一位女推销员的话,她告知,这上面有笔者的身份证号,从上面可以知晓笔者的年龄,然后觉得应该有孩子了且估摸着孩子可能几岁了。笔者家人买房,前脚刚跟开发商签订合同以及办理贷款完毕后,后脚各种装修公司电话,然后过不多久,就是河北、山东、海南的房子推销,你叫什么名字等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相信更多朋友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如果是中介公司,比如房地产中介,这不算什么新鲜事,很多人都知道的公开的“秘密”,但是对于“银行”,我们就必须深究。为什么刚办理完贷款,就会有相应的其他贷款中介公司电话来扰?此次新华社记者卧底得到的内部消息也是公民个人信息两大重要来源之一就包括银行。我国的银行主要有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三种,可以说没有个人或者私营性质的银行,对于老百姓来说,中国的银行就相当于国家的银行这样的认知,认为是最安全的。相比以往揭露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的矛头基本集中在电信类业务公司上不同,这次新华社记者是将“银行泄密”摆上台面。

  为什么笔者说,来源于银行的泄密才更可怕?因为我们任何一位公民去银行办理业务,填单子都是最真实的个人信息,且信息范围相对较全。如果这样的信息被不法分子掌握,那可真是被扒光了衣服站在他们面前了。

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款做了更详细的解释,特别是对从重处罚的规定。

  按说,我国对公民个人信息安全保护是有法可依的,但是执法是否必严、违法是否必究,恐怕得打个问号。笔者不相信不管是以往的央视报道,还是此次新华社的曝光,这些内容绝不是极难查的情况和违法线索,为何屡禁不止,严打力度不够想必是其中原因之一。

  BcZAaVstS3kGHU2wPw5AD1rvZbtEOFc6z9Phl0L1fDXQq1565234926299compressflag.jpg

  对于公民个人信息泄露,并被不断推销骚扰,我们还应该关注另一个重点,就是“170”电话段。稍微留心的朋友都会发现,推销、广告、诈骗的电话绝大多数都是170开头的,以至于大家现在看到170就称之为骗子电话。170号段是我国除了三大国有电信运营商之外的虚拟运营商,原本目的是让用户多一些选择,享受更多的业务,但如今看来虚拟运营商的170却成了违反犯罪的最主要的通信工具,要说“臭名远扬”也不为过,完全违背了出台的本意。那么,就这个问题,工信部等部门是不是应该研究对策,对170号段进行规范,例如必须实名制,否则这项措施就是一个错误决策。

  个人信息是每一个公民重要的个人资产,除了公民个人尽量做好保护,更重要的是要依靠国家、企业切实负起责任,尽最大可能做好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特别是如今中国老龄化愈加严重,老人被电话诈骗的概率也在逐渐加大,一旦出现问题,恐怕连带着整个家庭的负担和痛苦。

  最后说一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君子爱财也要取之有道。

达到当天最大量